fbpx

元宇宙迷思 紅藍藥丸怎選擇 (徐毅興)

本文作者徐毅興,為任職跨國企業的八十後工程師,為《信報》撰寫專欄「科網人語」。

一個違規的空少,加上逾百人的派對及過萬人的演唱會,Omicron在港爆發似乎已不可逆轉。戲院被封至少14日,令聖誕及新年久違的睇戲人潮情景難再持續。觀眾暫時未能入場,有點浪費這個檔期的連場好戲,當中冷門但好評的有《月老》和《史賓沙》;優雅但嗜血的有《皇家特工:第一任務》;大熱且具話題性的也有《蜘蛛俠:不戰無歸》和《22世紀殺人網絡復活次元》。各有所好,筆者就偏愛販賣集體回憶的《復活次元》,畢竟與前作《驚變世紀》相隔足足18年,單是追看Neo(奇洛李維斯飾)與Trinity(嘉麗安摩絲飾)這對網絡亡命鴛鴦還有幾多花臣已夠過癮,而當中亦引伸出一個很好玩的現實問題──元宇宙概念會帶領人類去到怎樣的世界?

《22世紀殺人網絡》於1999年橫空面世,其時瀰漫着千年蟲恐慌和末世情緒,也見證着web1.0互聯網的萌芽。(IMDb圖片)

《22世紀殺人網絡》於1999年橫空面世,其時瀰漫着千年蟲恐慌和末世情緒,也見證着web1.0互聯網的萌芽。(IMDb圖片)

也許Matrix Trilogy實在太經典,當中涉獵哲學、宗教、科學、偽科學等範疇,多年來引來許多自命「Neologists」去鑽研,延伸無限討論與解讀,可以預計,新一集必有更大討論和想像空間。事實上,電影上畫後評價兩極,斥劇情炒冷飯欠新意之聲不絕於耳,亦有指沒袁和平做武指的武打場面乃得啖笑,而找來Yahya Abdul-Mateen II頂替Laurence Fishburne演縮水版Morpheous更是霸氣盡失。然而,盲撐的死忠粉絲卻如筆者一樣,看得如癡如醉之同時,又暗嘆奇洛李維斯與嘉麗安摩絲凍齡有術,自己卻在歲月煎熬下變得肥腫難分。

這齣全球狂收逾7000萬美元的《復活次元》,說橋段是舊酒新瓶,筆者認為對導演兼編劇的Lana Wachowski有欠公允。一改前兩集《決戰未來》和《驚變世紀》的天花龍鳳,今集導演實淨地說故事,銳意補圓前作的留白位,順手擴闊整個宇宙觀。而最厲害之處是,能將近乎已失控的劇本重新導回正軌,解得通之餘又沒太多反駁位,足見導演的非凡功力。由於今集着重於說故事,文戲相對比動作戲多,難怪奇洛也在戲中打破第四面牆自謔說:「呢幾年都打夠啦!」至於用來麻醉死忠粉絲的「bullet time」還是會適時出現,怕悶的看官大可放心。

選擇紅藍藥丸依舊是電影母題,即殘酷地直視真相,還是舒服地苟且偷安?(IMDb圖片)

選擇紅藍藥丸依舊是電影母題,即殘酷地直視真相,還是舒服地苟且偷安?(IMDb圖片)

選擇紅藍藥丸依舊是電影母題,即殘酷地直視真相,還是舒服地苟且偷安?在Trilogy裏,我們可明確肯定Neo選擇了困難模式,為重新掌控自由意志而戰鬥。導演亦時刻歌頌選擇紅藥丸的決心與勇氣。但來到這一集,導演沒有為應否追尋自由意志來下定論,反而讓觀眾感受主角的下場來自行判斷。

筆者認為這設定比前作更高哲學層次,若安份守己能換取安逸生活,追求自由卻要活在惶恐之中,那為何我們要捨易取難?再想深一層,我們生而為人,是為了滿足實實在在的物慾,還是擁戴虛無縹緲的價值?

未來的日子,可以預計將會跟電影情節一樣,現實與虛幻的界線愈來愈模糊。(IMDb圖片)

未來的日子,可以預計將會跟電影情節一樣,現實與虛幻的界線愈來愈模糊。(IMDb圖片)

《22世紀殺人網絡》於1999年橫空面世,其時瀰漫着千年蟲恐慌和末世情緒,也見證着web1.0互聯網的萌芽。來到2021年,適逢全球吹奏起元宇宙概念,這被喻為web3.0的元宇宙,儼然電影裏的matrix世界,人類可以avatar身份存活在虛擬世界裏,那裏沒有戰爭、罪惡、貧窮和病毒,一切都很烏托邦。

然而,這又衍生另一嚴重社會問題。部分新世代年輕人鼓吹虛無主義,元宇宙正正提供一個避世平台讓他們躺平,誘使他們逐漸跟現實世界脫節。未來的日子,可以預計將會跟電影情節一樣,現實與虛幻的界線愈來愈模糊,也許未到二十二世紀,人類已被電腦逐步控制。

若然這天來臨,你會選擇紅藥丸抑或藍藥丸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