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區塊鏈遊戲搵真銀 (區塊鏈遊戲玩家黃老闆/Arthur Wong )

原文刊於信報財經新聞「StartupBeat創科鬥室

近年加密貨幣及非同質化代幣(NFT)備受追捧,衍生出強調「邊玩邊賺」(Play-to-Earn)概念的GameFi(遊戲化金融)生態,玩家於區塊鏈遊戲(鏈遊)中完成任務,有機會賺得虛幣或NFT,換取實質收入。今次請來兩位本地區塊鏈遊戲玩家黃老闆和Arthur Wong,分享過去一年嘗試邊玩邊賺的經驗。

主持:(陳)陳偉健 《信報》科技記者

嘉賓:(W)黃老闆 區塊鏈遊戲玩家

   (A)Arthur Wong 區塊鏈遊戲玩家

陳:鏈遊實際上如何邊玩邊賺,有入場門檻嗎?

A:鏈遊做到邊玩邊賺,主要透過兩種機制。首先,每款遊戲都會發行自己的遊戲幣,玩家在遊戲中獲勝或完成指定任務,就可獲得一定數目的遊戲幣作為獎勵。玩家可轉存至加密錢包,再到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兌現。

另外,有部分鏈遊會把遊戲角色或道具製成NFT,以「盲盒」方式讓玩家抽獎,如抽中高價值的NFT,便可售出賺取回報。

黃老闆(左)稱鏈遊與NFT和加密貨幣交易一樣,每次均須支付「礦工費」;旁為Arthur Wong。(陳偉健攝)

黃老闆(左)稱鏈遊與NFT和加密貨幣交易一樣,每次均須支付「礦工費」;旁為Arthur Wong。(陳偉健攝)

W:除此之外,亦有鏈遊可讓玩家出租自己的角色NFT供其他玩家使用,若租用角色者完成遊戲任務,自己亦可從獎勵中賺取分成。惟須注意的是,有部分鏈遊設有所謂的「入場費」,即玩家須先行購買遊戲幣或NFT角色,方可進入遊戲開始賺錢。

以個人在鏈遊Thetan Arena的經驗為例,雖然遊戲有提供售價低至100美元(約780港元)的角色NFT,惟考慮角色能力及回本速度,最終還是選擇購買價值1000美元(約7800港元)以上的角色。另外,遊戲期間因涉及區塊鏈運算,每次交易均須支付「礦工費」(Gas Fee),跟NFT及加密貨幣交易一樣。

陳:投資鏈遊有機會回本,甚至賺錢嗎?

A:我現時活躍於5至6款鏈遊,當中大部分都已回本,平均每日最多可賺100美元,等於月賺過萬港元。惟遊戲幣屬非主流虛幣,價格不僅會在市場波動,下滑時速度更為誇張。

W:我接觸了2款鏈遊,像之前提到的Thetan Arena般,最初花了400美元(約3120港元)抽盲盒,之後以一倍價錢售出,再另行投資於其他角色。現時每天平均玩2小時,日賺約50至60美元(約390至468港元)。

每款鏈遊都會列出白皮書,讓玩家了解其遊戲機制及發展方向。(陳偉健攝)

每款鏈遊都會列出白皮書,讓玩家了解其遊戲機制及發展方向。(陳偉健攝)

但投資鏈遊並非穩賺不賠,以我接觸的另一款鏈遊BNB Heroes為例,進場時投資約2萬多港元,每天完成任務後可賺得0.5枚幣安幣,其時換算價值約300美元(約2340港元)。

當時心想遊戲收益確實不錯,惟去年12月初的一個晚上,BNB Heroes遊戲幣(BNBH)價值突然崩潰式暴跌,其後才得知有可能是「鯨魚」(持有大量虛幣的個人或組織)掏空遊戲獎池資金,或是遊戲開發商捲款潛逃,我的投資可說血本無歸,遊戲亦等同結束,同時明白到即使遊戲名字帶有「BNB」,不等於跟幣安(Binance)有直接關係。

多參考社交網評選擇鏈遊

陳:幣值可一夜崩潰,新手應如何選擇鏈遊?

A:玩家在挑選鏈遊時,可以先參考其Discord、Telegram、Twitter等社交群組,留意追蹤人數,以及網友討論內容和評價是否正面。

另外,每款鏈遊都會在網頁列出「白皮書」(White Paper),玩家可以了解其開發團隊、遊戲機制、資金分布,以及未來發展方向。如果是資深鏈遊玩家,更可看出整個虛幣生態是否健康。例如當大部分人都賺錢、沒有人蝕錢,即代表現時進場有可能「接火棒」,甚至是龐氏騙局。

黃老闆(左)表示,每款遊戲都有衰退期,而且虛幣市場波幅大,難以作為全職;旁為Arthur Wong。(陳偉健攝)

黃老闆(左)表示,每款遊戲都有衰退期,而且虛幣市場波幅大,難以作為全職;旁為Arthur Wong。(陳偉健攝)

玩家亦可從虛幣交易平台得知該遊戲幣的參與人數及交易量等數據,了解鏈遊玩家流動情況。一般來說,流量愈高愈好,就跟股票一樣。

全職難長久 業餘添收入

陳:有可能全職當鏈遊玩家「打機賺錢」嗎?

W:如要透過鏈遊每月賺取1萬至2萬港元收入,目前問題不大,但難以長久。因為每款遊戲都有衰退期,而且虛幣市場波幅大。若作為兼職,會是不錯的收入來源。

東南亞有不少人因新冠疫情重創旅遊業,而轉為全職鏈遊玩家,當中菲律賓市場發展得相當快,更有玩家組成大型公會YGG(Yield Guild Games),一起打機賺錢為公會集資,並發行虛幣在幣安上架。當公會發展到一定規模,更可與鏈遊開發商協議,優先投資未推出的鏈遊。

註:以上嘉賓訪問均屬個人意見,與本報立場無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