寵物AR分身 供主人隨時悼念 初創另研區鏈族譜 生平故事傳後世

原文刊於信a報財經新聞「EJ Tech 創科鬥室

不少人視寵物如同己出,但貓狗壽命始終較人類短暫。本地初創Metamory Technology Limited開發一款應用程式,為寵物度身構建數碼分身,即使日後不在身邊,主人仍能藉程式與分身互動。該企更有意推出區塊鏈族譜,方便家人以科技串連家族故事。今次請來公司聯合創辦人余卓璿介紹該企發展願景,分享當年作為大學生時的創業心得。

余卓璿坦言,以數碼方式悼念親朋,一時難被本地市場接受。(黃勁璋攝)

主持:(周)周泳彤 《信報》科技記者

嘉賓:(余)余卓璿 Metamory Technology Limited聯合創辦人

周:Metamory提供的服務有何理念?

余:創辦這間公司的初衷,是希望以科技開創全新的紀念方式。港人相當講究過身後的禮儀,會因應逝者生前信仰舉辦不同儀式。受傳統觀念影響,以數碼方式悼念親朋的概念,或一時難被本地市場接受。

其實,現時不少人已把寵物當作家庭的一員。經歷過寵物離世的主人,往往不敢飼養新寵物,害怕二次打擊。我們認為,由寵物悼念入手,更易讓消費者理解我們的產品。

公司首款產品名為Petamory,結合建模及AR(擴增實境)技術,為主人還原寵物生前模樣。最近加推AI(人工智能)情感支援服務,以真實心理諮詢案例訓練AI模型,冀陪伴主人渡過艱難時期。產品推出首個月,註冊用戶接近200人;付費訂製寵物數碼分身亦有17位客人。

余卓璿(中)稱,公司期望以區塊鏈、AR等科技,開創全新紀念方式;旁為技術總監郭峰瑞(左)、工程師梁宇軒(右) 。(黃勁璋攝)

曾推環保祭祀品疫境觸礁

周:創業過程遇到什麼難題,或曾經走過什麼彎路?

余:團隊去年10月起研發程式,從組建團隊到前期研究,花費大量時間。不過作為初創,一定要設法善用手上資源。

數碼悼念概念始終較新,如何確定目標客戶群,是我們營銷遇到的一大難題。公司前期與香港科技大學的教授合作,透過問卷調查、焦點小組(Focus Group)及深度訪問等做了大量市場調查,最終確定目標客戶群為寵物已過身的主人。

於學生時期創業,需要適應的東西更多,學習到的東西亦不少。作為學生,我們其實沒太多包袱,與投身社會再創業的人士相比,或會更敢於嘗試。但學生這個身份,也令我們要花更多工夫,透過證明自身能力,以獲得他人認同。

實際上,Metamory前身為公司DeGrave,由另一位創辦人劉卓熙主理。DeGrave理念是利用水溶性物料3D打印祭祀物品,冀以更環保方式拜祭。當時正值疫情,不允許親身拜祭,導致市場需求愈來愈細,加上團隊合作存在問題,最終決定停業。

DeGrave的停業,不代表失敗或者錯誤;我們亦不認為應該全盤放棄傳統。事情反而引發我們思考:究竟把傳統的拜祭過程變得更環保是否就已足夠?還是要革新整個祭祀模式,讓大眾隨時隨地都能緬懷逝者?

本港善終市場改善空間大

周:據你觀察,香港現時的生死教育做得如何?由此看到什麼市場缺口?

余:團隊的技術總監(CTO)來自台灣,我們發現,本港無論在生死教育還是善終關懷,都與亞洲其他地區有差距,不乏改善空間。本地身後紀念方式現時多由宗教主導,隨着時代變遷,新一代都不再默守成規,甚至難明儀式背後的意義。

再談到宗族觀念,現時年輕人並非對家族故事沒興趣,反而是想了解卻缺乏渠道。始終,傳統族譜為紙本,且僅此一本,遠在海外的子孫後代根本難以查閱。再者,族譜上只有姓名,後代接觸時難免有距離感,畢竟無法考究對方來歷。有見及此,我們將結合區塊鏈技術,推出生平紀錄服務,令大眾生前留下自己的故事、圖片甚至聲音,供後世查閱。

註:以上嘉賓訪問屬個人意見,與本報立場無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