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零工經濟 (廖錦興博士)

本文作者廖錦興博士,為香港青年工業家協會榮譽會長,為《信報》撰寫專欄「科網人語」。

在2016年,美國哈佛大學學者黛安娜.馬爾卡希(Diane Mulcahy)提出零工經濟(The Gig Economy)概念,意思是自由工作者透過承接短期工作維生的經濟模式。新生代重視工作中的靈活性、自主權、契合度,以及工作的意義等,若能滿足這些條件,他們大都願意犧牲一點經濟報酬。

在數碼化、網絡化為基礎的共享經濟時代,新型工作模式形成,同時為新生代提供更多的可能性去追尋屬於他們的旅程。更重要的是,這是一種以人為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,從「企業與員工」到「平台與個人」,這種模式悄然為未來職場帶來顛覆變革。對這些喜歡身兼多職的「斜槓族」自由職業工作者或自僱人士來說,零工經濟的工作更具臨時性和彈性。

新生代重視工作中的靈活性、自主權、契合度,以及工作的意義等,大都願意犧牲一點經濟報酬。(Freepik網上圖片)

新生代重視工作中的靈活性、自主權、契合度,以及工作的意義等,大都願意犧牲一點經濟報酬。(Freepik網上圖片)

過去政府公務員或跨國公司因其工作穩定而被稱為「金飯碗」,人人趨之若鶩。現在的新世代青年希望打破畢業、工作、結婚、買樓這傳統人生旅程,亦厭倦辦公室政治。按Diane的解釋,這新模式有頗多優點,例如可選擇自己強項的工作加以發揮、增加學習和工作機會及收入來源、建立廣泛而不同領域的朋友圈、擴闊視野、達到工作和生活平衡(Work-Life Balance)、強化自律性和時間管理,以及提升理財能力。

新冠疫情期間,筆者到內地出差,有感於隔離及商旅入住的酒店工作人員架構較過往精簡,客房送餐服務也由機械人負責,就連早餐的麵檔都已採用機械人操作,智能普及化已在社會層面實現。疫症促使員工在家工作,加上經濟下滑,企業正通過裁員、精簡、重組或外判來逐步減少固定支出,這些現象也加速零工經濟發展。

現在的新世代青年希望打破畢業、工作、結婚、買樓這傳統人生旅程,亦厭倦辦公室政治。(Freepik網上圖片)

現在的新世代青年希望打破畢業、工作、結婚、買樓這傳統人生旅程,亦厭倦辦公室政治。(Freepik網上圖片)

然而,零工經濟亦有不少挑戰,零工者(Gig Worker)需要良好的自律性、理財方案、勤奮、終身學習、解決問題的能力、只能負責非機密性或非關鍵性的工作等。正因企業大多不會提供優厚的合作條件和穩定的合作機會,對自由工作者的錯誤包容性偏低,零工者亦沒有僱傭合約和最低工資保障,自己須有長遠理財計劃。

Diane在《零工經濟 — 推動社會變革的引擎》一書中,對欲參與零工經濟行列的人士這樣說:「在零工經濟中取得成功,需要人們轉變心態,擁有特定的技能,以及現代化的輔助工具,所謂成功並不是指找到一份固定工作(job),而是打造一種更為協調、平衡的生活,並找到滿足的工作任務(work),實現個人理想中的職業及生活成功。」

更多廖錦興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