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內容創作行業護城河 (王盎)

本文作者王盎,為Digital Zoo聯合創辦人,為《信報》撰寫專欄「科網人語」。

讓人工智能(AI)理解人類語言,是一項漫長的工程,這項發展始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機器翻譯。面對AI可能威脅自己,翻譯業界反應得很快,不少翻譯學系的畢業生都急於發展第二技能,希望自己能及時在職場上轉換跑道。

隨着ChatGPT等AI產品發展成熟,內容創作又會否成為下一個「重災區」?相信不少業內人士都有思考過這個問題。然而,香港的內容創作行業或許存在着兩道「護城河」。

第一道護城河在於服務的開放區域。出於政治及經濟上的考慮,美企OpenAI的ChatGPT等工具仍未正式開放予中國內地及香港的用戶使用。當然,透過VPN(虛擬私人網絡)解決地區問題是公開的秘密,但這限制對於ChatGPT在香港的普及,始終是一種阻力。

第二道護城河源於訓練大型語言模型(LLM)所用的資料庫。OpenAI開發團隊以英文資料作為ChatGPT的主要訓練材料,理所當然對於模仿人類使用英語的能力最高。然而,對於英文以外的語言,就因訓練材料的數量與質素問題,而令ChatGPT對該語言的掌握不及英文。例如,ChatGPT的中文能力仍然遠遜於英文,要它模仿華文界的知名作家筆調寫作,輸出結果實在無法讓人滿意。

ChatGPT的中文能力仍然遠遜於英文,要它模仿華文界的知名作家筆調寫作,輸出結果實在無法讓人滿意。(路透資料圖片)

以上兩大因素都窒礙AI在本地於寫作層面上的應用,悲觀主義者可以暫時放心。不過,其實事情也有積極的另一面,「AI將會取代人類職位」以至「用AI寫作只是偷工減料」等想法,可能誤判了AI科技對人類未來的意義。或許我們應該轉換思維:AI的確能夠取代重複性的人力工序(例如較樣板式的寫作),惟創造性的工作仍須人腦的投入。AI的角色,應是幫助我們提升效率。

說回翻譯,出於文化之間的複雜性與差異,仍於翻譯界深耕的業者都堅決認為,AI將永遠無法取代傳統人工翻譯。美國勞工統計局更預料,在2021至2031年這10年間,當地翻譯與傳譯的職位將增加20%。與其視AI為威脅,我們是否應把它當作進步的助力與契機,想辦法開創出AI與內容創作者共存的康莊大道?

更多王盎文章: